ff.dyf

邹亮昱•photograph:

晚上逛累了可以在古镇里选一家小店坐坐喝点东西,听听歌。

海螺壳Azeros:

少年与白鸽


个人摄影网站:http://www.iazeros.com

微信公众号:iazeros/约片微信:iheroc

instagram:iazeros/微博 @海螺壳Azeros


老朋友

蔡澜:

大家一提起新加坡,就想到海南鸡饭,而我在微博中,团友们最常问的是:「哪一家最好?」 
一直不变的答案,就是「逸群」。
老一辈的人,只记得最老的一家叫「瑞记」,其实它的老板也是从「逸群」出去的。那年代做小食生意的都很保守,而他和一位宣传奇才黄科梅先生交上了朋友,在报纸上大卖广告,因此一炮而红,反而大家忘记了「逸群」这家由一九四○年创立的老店。
没有搬过,还是在莱佛士酒店附近的海南街上做买卖,一经过,看到一块白纸黑字的招牌,墨已剥脱,镶在玻璃镜框之中。
旁边二根柱子上,用鲜红的字写着逸群咖啡洋茶雪藏啤酒鸡饭几个大字,两扇玻璃门上面有店的英文字母,写成 Yet Con,那时标准拼音尚未流行,那个「 Con」字怎么想也想不出和「群」字有什么关连。
进门就有一个档口,架子上摆满碟子,下面的铁盘里最少也有四五十只已经煮熟的鸡。师傅戴上塑料手套,就在砧板上一只只斩开,另一个大铁碗,盛着鸡肝、鸡心、鸡肠等。有些客人不吃肉,专为这些内脏而来。
店里每天洗擦得干干净净,桌椅至今还和开业时相同,捷克做的椅子,是经典的设计,当今已成为古董。
鸡肉上桌,一吃,是的,这才是真正的海南鸡饭味道,数十年不变。饭上桌,鸡油的香气扑鼻,淋上又浓又黑的海南酱油,配上以鸡油浸的辣椒酱和姜茸,你要吃最正宗的,也只剩下这一家人了。
店里另一招牌菜是烧肉,做法与香港的不同,也要淋黑漆漆的酱油,别有风味,炒粉丝亦然。
老板已是第二代,认识多年,样子和店里的味道一样,不变。二者都成为好朋友。
地址:25, Purvis St, Singapore
电话:6563376819

一个人的京都(十一)

安孜:




傍晚前终于来到祗园。


 


整个京都如同一座停留在千年之前的城市,被灰褐色的历史深深掩埋。在黯淡和古旧的背景中唯一的那抹亮色,便是灯红酒绿的祗园。


 


看似繁忙平常的商业区,步入其间却会被它的美深深折服。鸭川岸边有鳞次栉比的餐厅,满满是喝酒寻欢的人们。转入小巷,忽然就看到极具风情的花见小路。一间间京都料亭各具特色,数百年历史的老店在夜色中展现光华。


 


恍惚间不知今夕何夕。身边走过摩登现代的红男绿女,但这一砖一石、一屋一室却又与千百年前全无二致。时空在这里模糊难辨,能做到的唯有静心体察,然后无声地按下快门。


 


华灯初上的先斗町活色生香。西方面孔、好奇张望的游客和领带松开一半、脚步踉跄的醉汉填满了整条巷子。远处传来的木屐声令空气微微凝固,昏暗中盛装的艺妓擦肩而过。只是惊鸿一瞥,却被她的神秘端庄彻底征服。


 


 



肖博文:

位于裂谷省的凯里乔Kericho是肯尼亚红茶的最主要产地。红茶品牌Kericho Gold也是肯尼亚的国民品牌,而且大量出口,在很多进口商品超市里都能买到。肯尼亚已经超过斯里兰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红茶出口国。清晨凯里乔的茶园里充满了静谧的气息。

不 玩

蔡澜:

遇到一些小朋友,问我道:「大学,要不要一定去读呢?」
「当然,」我回答:「父母亲给你这一个机会,或者由你自己争取奖学金,为什么不读?」
「到底好处在那里?」
「读理科,像医学、化学、法律之类,一定要死读。文科倒是可读可不读,今后的工作,与大学读的都没有什么关系。」
「那文科的话,可以不上大学了?」
「话也不是那么说,大多数人会在这期间交了好朋友,今后成为你在社会的人脉,是很重要的。而且,书一读得多,人的气质也跟着提高。但是在香港这个畸形社会,许多富豪都没念过大学,令人更觉得大学不是那么重要。最后,还是怎么生存下去才最实在。老人家语:一技傍身呀。」
「我什么都不会,也不爱读书。」
「总有一样兴趣吧?」
「只喜欢打机。」
「那也好,可以设计电子游戏呀。」
「太难了,有没有简单一点的?」
「你把你的手机拆开来,一样样零件研究一下,容易吧?」
「那有什么用?」
「像目前的 iPhone手机,坏了不知怎么修理,纽约就有一个专上门为人弄好的,也赚个满钵呀。你也学学iPad怎么修理吧。」
「这门工作已经有很多人会了,轮不到我。」
「你不去试,怎么知道轮不到你?」
「反正我知道学了也没用。」
「反正,反正!和你这种什么事都往负面去想的人聊天,精力都给你吸走,学倪匡兄说一句:不跟你这班契弟玩了。」